周燃熠盯着站着的女孩,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头发黑长顺滑,清亮水润的桃花眼,粉色的唇瓣,唇珠很明显,引着谁去咬一口似的,玉色似的的脖颈上一颗鲜艳的红色小痣,多了几分欲气。

长了一张秾丽漂亮的脸蛋,偏偏微微一笑便显出脸颊边的小梨涡,多了几分天清纯稚气。

方家弃女想闯荡娱乐圈?

有意思。

他这个位置,见过的美女数不胜数,比这张脸更美的他也不是没见过,可很少有将精致娇媚和清纯可爱融合的这么恰到好处的。

“你想进创熠?”,周燃熠边打量她边问。

方锦略微一笑:“是。”

“方小姐的简历上写的是京大在读,京大很厉害,可我们要的是中影的学生。”,他略带可惜的摇了摇头。

“我不是来面试演员的。”,在对面几人诧异的目光中,方锦的声音清楚:“我想,《末路》还需要一个跟组编剧。”

………………

……………………

短暂的沉默,然后是一阵骚动,周燃熠摆了摆手,其他几人才闭上嘴。

“编剧,你?”

他看过简历,方锦是京大文学专业高材生,可就算这样,编剧和文学还是有区别的。

“对,就我。”,方锦也不在意他的轻视:“我有创熠没法拒绝的理由”

这下周燃熠是真好奇了:“说来听听?”

“star。”,在几人好奇的目光中,方锦漫不经心放炸弹:“是我的老师。”

“!”

“……………”

与此同时,贺氏集团

贺程刚从会议室出来,脸冷的都不用开空调了。

用不了多久,他要把这些固步自封,倚老卖老的老古董全都赶回家养老。

社会不断发展,这些老家伙的思想却好像还停在以前,只顾着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照这样下去,贺氏底子再厚也会被其他新兴公司超越。

手机响起,贺程接听:“有事?”

周燃熠:“程哥,这都中午了,出来吃午饭呗?”

“没空,滚。”

好不容易借口上洗手间出来的周燃熠:“………………”

他苦口婆心,声音还特意放低,像是怕谁听到似的:“程哥,信我,有惊喜。”

“就是上次碰瓷你的那个小美女,你敢信,她来创熠面试了。”

贺程看着文件,理都没理。

周燃熠停顿了一下:“你猜她是谁?”

“我挂了。”,贺程终于不耐烦。

“别别别啊!”,周燃熠语调升高:“她是你心心念念的star——”

对面一瞬间寂静下来,周燃熠吞了口口水补充:“的徒弟。”

“…………………”

啪!清脆的一声,

这次是真的挂断了。

嘿,这狗脾气!

周燃熠气的撸了把自己头发,走出洗手间,

什么嘛,这是几个意思,到底来不来。

身后传来声音:“周老板,还不走吗?”

方锦眉眼弯弯:“要等人?”

明明是很随意的一句话,周燃熠却觉得自己的那点心思被眼前女孩看穿了。

“啊,没有啊,“,他穿上外套,压下心虚:“哎,对了,也到中午了,附近有一家刚开的餐厅,我们边吃边聊吧。”

方锦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直把他看的发毛,才笑眯眯的说:“好啊。”

十一点半,是大多数公司午休吃饭的时间,相比于要出去花钱吃饭,贺氏的员工就幸福多了,

贺氏公司是有名的员工餐丰富,贺程对吃的不挑,平时都是在公司食堂解决午饭,

碍于他这个人是个行走的冷气制造机,其他员工都离他坐的位置远远的。

贺程肩宽腿长,一身高定西装走进来,员工餐厅瞬间让他提高了好几个格调,

手机叮的有消息进来,不出所料是周燃熠,只有一个餐厅地址。

方家养女是star的徒弟,说出去确实让人惊讶,不过对贺程来说,让他有一瞬间触动的是star这个人。

贺程看着周燃熠发过来的餐厅地址,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记忆回到他高一那年。

京城一中,重点高中,教学严格。

学校没收手机,青春期的那点热情和浪漫无处安放,校园内掀起一股手写信的热潮,

周燃熠那调性,一次性给好几个别班女孩子写信,结果人家几个女孩子一通气,气的不得了,跑到班里将刚开口的矿泉水泼了周渣男一身。

周渣男委委屈屈跑到他和顾延初面前求安慰,正巧撞见笔名为star的人给他来信———

“你会收来自星星的信吗?

见字如面,H同学,我收到了你寄来的枫叶,很漂亮,可惜碎了一角,下次可以夹在书里送给我。

我写的短篇文章发表了,在青年日报最角落处的一角,我很开心,谢谢你的鼓励。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写的文章可以出现在最中央的黄金位置,我写的书可以出版,我会挣很多很多钱。

到那个时候,你还会收来自星星的信吗?”

—————star

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星星没再给他回信,任凭他又写了多少封,质问为什么消失,那边也始终没再有消息。

星星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生代天才作家star。

就像这世间的很多人一样,不联系就代表了不再需要联系。

后来,手写信被淘汰,他家别墅门口的邮箱也被邮局换了位置。

那上百封信是他对年少的怀念,仅此而已。

餐厅内,

方锦好似整暇的看着那棵左右乱转的白金色脑袋:“周老板,你请我吃饭的意思是打算用我了?”

“那是当然。”,周燃熠将视线放在对面人身上,突然靠近了些:“你真的是star的徒弟,没听说过star还有徒弟啊。”

他靠的很近,方锦能闻到他身上骚包的香水味,她非但没躲,反而也凑上去,神神秘秘:“我比较低调。”

“………………”

神它妈低调。

不知道是谁,刚才当着这么多人面说是star的徒弟。

方锦被他无语的表情逗笑:“开个玩笑嘛。”

“主要是我老师现在很火,说出去怕有人打扰我,毕竟我还在上学,不想有那么多麻烦事儿。”

“也是。”,周燃熠觉得自己能接受这个理由。

贺程站在门口,透过玻璃窗就看到凑到一块儿的两人,

这个角度,两人就像是快亲上似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shidu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