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程越清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安佳盈。

安佳盈进了电梯,程越清跟着走了进去,并把当年安佳盈妈**迫自己离开的事情告诉了安佳盈。

安佳盈根本不打算听程越清说话,无论程越清怎样解释,她都不予理睬。电梯门开了,安佳盈直接走到家门外,对跟来的的程越清说:“你婚都结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要是真在乎我,怎么会和冯薇结婚”

说罢,安佳盈狠狠的把门摔上,只留下程越清呆在原地。安佳盈说的没错,他已经解释不清了,也怪自己,面对冯薇的美貌没有非但忍住,反而娶了她,但没有想到是,自己最后什么也没留住。

第一颗扣子自己扣错了,就别怪衣服。一旦错误犯下了,自己就必须采取许多措施来进行弥补,程越清只恨世界上为什么没有回头药,要是有的话,自己肯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现在彻底的清楚了,自己和安佳盈之间始终会有冯薇这道坎,自己曾经结过婚的事情毕竟无法抹去,这样一来,陆超的事情自己怕是无能为力了。程越清挺遗憾的,毕竟和陆超相处之后,他觉得陆超很适合做县长,他有这心劲,也有计划,能把广安县扶起来。

但是对于吴通达,程越清无话可说,还有周森,想起他,程越清摇摇头,还是算了,周森的心思就不在这些实事上,而且心思太深了。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正想着,电梯上来了,程越清收回思绪准备上电梯,还没迈进去,就听到身后传来安佳盈的声音:“你别走,爸爸他,他晕过去了!”

什么!?

程越清震惊不小,没犹豫的立刻拐了回去,什么都没心思看了,径直跟着安佳盈跑到书房里。

安连朝躺在地上,双眼闭着,更可怕的是嘴唇已经发紫。

“快,打120,家里有救心丸吗,快拿来!”

说完安佳盈跑出去拿药,程越清凑近了把手放在安连朝鼻子下面,没有什么气息,然后程越清又趴下去听他的心跳,发现有心脏骤停的迹象,必须进行抢救,要不然,可能真的救不回来了。

之前老书记也有严重的心脏病,程越清在他那当秘书,还特地去专门学过急救常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手可能有些生疏,但是眼下的场面,他也顾不得犹豫了,只能开始给安连朝做心肺复苏。

程越清沉下心来,回忆着怎么做,第一步打开气道,然后按压心脏,最后又做人工呼吸,来来回回整了好一会,最后总算听到安连朝喉咙里发出“恩”的细小声音。

这时候,安佳盈也拿来救心丸,放在安连朝舌头底下压着,这样好让他好好的含住。

然后,120救护车来的及时,把安连朝立刻送往省医大附属二院急救室,经过近四十多分钟的抢救,安连朝没有了生命危险,终于活过来了。

医生解释说,安连朝是这是发作了急性冠心病,幸好做心肺复苏和吃了速效救心丸,否则就是再晚那么一点的话,人只怕就回天乏术。

安连朝被推进观察室,程越清和安佳盈一起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安佳盈看着程越清,认真说道:“越清,,你救了我父亲一条命,谢谢你。”

程越清折腾了这么许久,非常累,但是听到安佳盈这么说,还是露一丝笑容,说:“这是安伯伯的福气大,你不用担心,现在都这么晚了,佳盈要不你回去休息吧,有我在,这里没事的。”

安佳盈摇摇头,程越清拍着她的肩膀低声劝她:“回去吧,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好了,明天才能来替我,听话!”

“好吧,你也别太累,要是有事,随时打我电话。”

“行,你放心。”

看着安佳盈远去,程越清振作起来,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观察室里的安连朝,就连一个瞌睡都没打,就这样全神贯注的撑到了早上,安佳盈提着早餐赶过来了。

她看见了程越清通红的双眼,安佳盈心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特别是小护士还认为他俩是两口子,直夸程越清,“你老公真不错,昨晚一夜没合眼,他对老人这么有心,对你也一定差不了,嫁给他,值了。”

安佳盈静静呃听着,什么也没说,悄悄的红了脸,安安静静的不知道在思量什么。

过了几分钟,安佳盈给程越清说,她妈妈焦凯丽就要从外地回来了,让程越清不要着急赶回广安县,找个酒店好好睡上一觉,要不然他开车自己也不放心。

安佳盈想要表达的意思,程越清听得明白。焦凯丽对他有偏见,虽然他救了安连朝,但是焦凯丽短时间还难以接受他,程越清的任务已经完成,继续留在这里倒不合适了。

和安佳盈交代了注意事项,程越清在医院旁边找了家酒店,好好的地洗了个热水澡,转头趟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实在受不住了,本来就开快车来找安佳盈,又熬了一晚上,刚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不知道这样睡了多久,床边的手机不停的响,程越清实在是受不了,胡乱的按了接听,眼睛这边还闭着:“谁啊?”

“程越清,程副局长,你不来上班不给我请假我也就不计较了,但是现在马县长来局里视察工作,全局人都到了,偏偏就缺你一个人。马县长还专门问起你,我可没法隐瞒了,就实话说你没来。马县长听了很是生气,让组织部赶快给出处理意见,好好处理你呢。这事怎么办?你去给马县长解释清楚!”

这边不等程越清说话,自己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程越清才反应过来那话那头是老干部局局长索兴江,而且他还是马云龙那条船上的人。

要说索兴江这人也不简单,马云龙当县长的时候,他一直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眼看着马云龙就要上位,索兴江感觉自己比以前厉害了不少,在局里也一改老好人的形象,不再谨慎小心,也开始背手了,跟人说话的时候也学会拿鼻孔看人了。

但是程越清和索兴江没有什么,非敌非友,因为首先他程越清就不属于任何派别。

之前面对程越清,索兴江在表面上做的还看得过去,但是今天这样霹雳雷火的一顿挤兑,想必也是想着趁着这次机会立一下自己的官威。

可不只是索兴江这样做了,马云龙也是。之前因为大家跑官都在工作松懈不少,马云龙的火气就一直还没有发出来呢,但是表面上看来跑官的人少了,大家都开始安安分分的工作,可是私下该做的跑官活动一件没少。

他正烦没机会抓个带头的,杀鸡儆猴呢。眼下可好了,程越清就是这个领头的了,还是个没有靠山的闲官副局长。这样倒是省事了,可好拿程越清开刀,这可别怪他翻脸不认人,这是程越清自己上赶着送到刀前面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马云龙大发雷霆,在老干部局的是后续当着大伙的面就爆发了,并对一旁的县委组织部长胡有齐,针对程越清无故旷工的事情,让组织部出个意见,是批评还是处分,赶快定个结果给他。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啊,程越清怎么都不会想到,索兴江给自己打的一个电话仅仅是一个开头,就因为自己的旷工,各个派别都开始行动起来……

小说《官场惊心》第7章试读结束。

试读文学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