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再干一票大的

李虎震惊中带着不解的看着江源。山贼借粮,半夜抢劫,私放犯人,这三个罪名,不管哪一个,都足够让江源头上的乌纱帽不保了。

这些事情,真是一个正常脑子能想出来的吗?

最终,从大牢中释放了五十多人,再加上这些天陆陆续续返回的村民,太平县的人口已经有了三百多人。

江源心里美滋滋的,对于一座城市来说,什么资源最重要?

毫无疑问是人口,有了人口,各色产业才能蓬勃发展。

而且放出来的这五十多人,最大的罪名也不过是最开始的张三,杀了张员外一头牛。

这些哪里是罪犯,这不纯纯良民吗!

忙碌的时光总是过得非常快,当然,这句话对于江源来说并不适用。

他一个县令,总不能让他去搬砖盖房子吧。

就算江源愿意,这些百姓也不敢。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旺仔小馒头就不是干粮了?

抛开江源县令的身份不谈,这些天吃的喝的,可不全都是江源搞来的,他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王刚与马志带着二三十名村民拉着牛车浩浩荡荡地赶了回来。

车上的物资不少,吃的喝的,用的,已经足够太平县全县吃上一段时间。

马志摇着头走了过来,冲着江源竖起大拇指:“大人,你们真是这个!”

“愣是在几十人的围攻中跑了出去!我可是听说了,这三名劫匪个个武艺高强,有以一敌百之勇!没想到大人深藏不露啊。”

“嗯?这家伙说的是我?”江源有些迷惑,有些不解。

直到他想明白其中缘由后,顿时挠了挠头。

一晚上,不光得罪了黄员外跟太安县的官府,现在又莫名其妙多出一伙仇人。

江源只能在心中祈祷,这件事可千万千万不能发现,否则就凭自己现在这点人手,绝对是兜不了吃着走的下场。

“大人,今天商队已经从太安县走了,您要买的砚台没有买到。”王刚小声说道。

江源顿时来了精神:“商队?什么时候走的?”

太平县与周边的太安,太宗三县处于边境,很少与外界通商贸。

每个月都会有商队这里经过,这才能与外界保持通贸。

“早上,我们东西都没买全。”王刚挠着头说道。

江源当即开始原地踱步,脸上充满纠结,最终他以拳击掌:“娘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干了!”

王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江源,大人这是怎么了?

就为了一块砚台,不至于发疯吧?

“王刚,李虎,从这些村民中挑选五十名青壮年,今天晚上我带你们干一票大的!”

李虎的眼神变了,三个人,江源就敢跑到太安县作案,五十多个人,江源还不把天捅下来啊。

“大人,冷静!冷静!不就一块砚台吗,我现在就追上他们买一块。”李虎急了,在任由江源这么搞下去,他们就算是哪吒也不够砍的。

江源一瞪眼:“看你没出息的样子,我们又不是去杀人越货,你怕什么!”

李虎越发不明白江源什么意思,带上五十多号村民,这不去杀人去干什么?

“放心跟着我,保准今天大有收获!”江源信心满满的说道。

李虎深深的叹口气:“大人,我相信,跟着你,总有一天我们会人头出地的。”

傍晚,江源带着五十多人浩浩荡荡的扑进了山。

一行人急行军二十余里,这个强度直接把江源累瘫了,迫不得已,他再次乘坐上李虎牌代步工具。

江源坐在路边的一块巨石上,龇牙咧嘴。

“我算看出来了,这个世界但凡是个人,都有点武功底子,没一个简单货色。”

“原主咋就没想着练点武学,这也太遭罪了。”

发完牢骚,江源当即吩咐所有人蒙上黑布,拿上武器。

“你们几个拎着锄头的往后站站,那几个拿着菜刀的往前来来。”

“娘的!谁让你拿拨浪鼓的!”

“还有你,表情凶一点!”

经过江源一番调教后,这些人总算是有了点山贼土匪的样子。

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下,远处的一条商队终于缓缓驶来。

夕阳下,把江源的影子拉的很长,他带着王刚李虎站在大路中间,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但令江源等人疑惑的是,商队见了他们非但没有停步,反而有两人快步奔出。

老子这么没有威慑力的吗?

一个疑问在江源脑海中升起,自己这身后四五十号人,难道对方就一点都不怕?

向江源奔来的是一名中年人与青年。

中年人隔着二十多步便开口高喊:“敢问是那位头领带队?”

江源刚要开口,一旁的王刚当即向前一步,爆发出一声惊天怒吼。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中年人明显懵了一下,怎么个事?这次换理由了?

“哈哈,这位好汉真是说笑了,我们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这就给各位奉上些茶水钱。”中年人说着,将腰间悬挂的钱袋取下远远扔了过来。

李虎伸手接下,得嘞,三十两银子到手!

“大人,三十两,不少了。”李虎压低声音对江源说道。

江源先是面色一喜,随即佯装大怒:“什么?!三十两,打发叫花子呢!”

江源这边话音刚落,王刚当即再次跨出一步,怒目金刚般瞪着中年人。

“此山是我开,此树……”

“你快闭嘴吧!”江源没好气的将王刚拉了回来。

“咋了?老爷,咋不喊了?”王刚充满睿智的眼神看向江源。

江源没搭理他,再喊下去,八成要露馅,他当即向前走出几步:“叫你们管事的出来,我今天出动了四五十号弟兄,这点钱就想把我们打发了?”

“山主说笑了。”中年人当即陪笑道,随即一挥手,跟在他身边的青年极不情愿的将腰间的钱袋子向江源抛去。

银子入手的瞬间,江源瞬间面色铁青。

这钱袋子里最少也有二十两碎银子,一换算,这就是四五斤。

青年十有八九又是个练家子,力道十分够劲,江源手差点没被砸断。

但落在中年人眼中,这明显不是个好信号,接了钱,却没有个好脸色,这明显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山主,按照往常,这些已经不少了,咱们大可以来日方长,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4 http://www.shidu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