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生人勿近2

    我现在游戏界紧张的往后退,为啥当初就没跟老爹学个三招两式,现在也不至于这样啊,我被堵在文件柜的角落,后面再也退无可退。

    “当我女朋友怎么样?嗯?我能保证让你保送咱们学校的研究生,怎样?!”

我冲他扬唇一笑。

    顺手抓起旁边放着的一本地理册,厚厚的一本直接甩上他的脸!

    没想到被他偏头躲开,看准机会我赶紧朝大门跑去。

    被那**折腾的半死的身体,在这会潜力也没激发出来,刚跑两步就瘫软了下去,这简直是给他一个扑上来的机会。

    “你记住你是老师!”我吼道。

    “老师?呵呵!这样搞1不是才**!就算被揭发,老子不缺钱!这份工作不要也罢,你这个小妖精在我面前晃悠,那么骚,不就是等着让我上。”

    他作势就要扑上来,我那一瞬间的尖叫都提到喉咙口。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突然有一个无形的东西勒住他的脖颈,脖颈上出现了扭曲的凹痕,而他的脸色青紫、双眼暴突、舌头也被掐得吐了出来——

    我后背发凉,是他吗?他来了?还是他就跟在我身边?

    他、他这是在保护我?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班导被拖着倒退,他拼命伸手往自己脖颈那里抓,那只无形的的东西,却怎么也抓不住,反而抓得自己脖颈血肉模糊。

    我拼命往外逃,,一口气从六楼跑了下去。

    冲出了教学楼,我才发现全身如坠冰窖般寒冷,就在我搓着双臂跑到阳光下时,身旁几个女生突然尖叫了起来。

    她们指着教学楼,焦急的大声呼救,我回头一看,心凉了半截——

    六楼一扇窗户碎裂,班导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蹲在窗棂上。

    他背对着外面,一手拼命的抓破碎的窗户,可是窗户碎了,窗棂上的碎玻璃扎得他的手血肉模糊——

    就这么几秒钟,他突然往后一扬,以头朝下的姿势从六楼砸了下来。

    一声闷响,地上爆开一团血花,随即白色的脑浆流了出来……

    “啊啊啊——”耳畔响起女生的尖叫,这幅可怕的场景有人吓得直接昏倒在地。

    我浑身发抖,一定是他干的、一定是他!

    他杀人了、他是恶鬼!

    我在原地抖若筛糠,猛然间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你哭什么?”

    哭?我抬手抹了一把脸,此刻自己现在确实是满脸泪水。

    “你、你……你是恶鬼……害了人命的恶鬼,都要被拖入冥府受罚的。”我哑着嗓子说道。

    他悠然的抱着双臂,戴着那狰狞面具居高临下的站在我旁边。

    “担心我?放心,没人敢动我,何况,我也不是鬼。”

    他有些不悦的抬手蒙住我的眼睛:“先想不想知道鬼到底什么样子?为夫今日让你见见世面。”

    冰凉的手拂过眼帘,我再次睁眼看到前方的“事故”现场。

    眼前有个一身白衣的男子长身玉立的站在班导的尸体旁,他好像察觉到我的目光,转过头来

    脸色苍白如纸,一张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除去那惨兮兮的模样,这人长得还是可以的。

    “在下无常,给帝君、小娘娘问好。”那张惨白的脸冲我一笑。

“小娘娘?”我看着他目光落在我身上,指指自己?

他点点头,我嘿嘿一笑,帅哥跟自己打招呼呢。

“嘿嘿,你也好啊无常,嗯?无常?”

我脑中一个激灵,再看他,一身白的吓人的装束,无常?白无常?

    本就哆嗦的双腿,现在哆嗦的更厉害了!

    “那,那,那啥”我颤呼呼往后移,此刻不知为啥,我竟然有点想依靠那色鬼!

    手往旁边一捞,哎,没捞着,转头看去,

我擦,人嘞?啊呸,鬼嘞?

没良心的,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丫怕,我更怕吗,白让你睡那么久了。

    只见这位无常大哥牵着好几条绳索,将一条空链子往班导鬼魂的脖子上一套,

慢悠悠的说道:“唉,又是我自己,回头见到老黑绝对要扣他零食……小娘娘,你好像不太舒服?”白无常估计是看到了我现在白的跟他差不离的脸色,关切的问。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我说我真不舒服,你是不是就连着带我一起回去了!我在心里哭嚎啊,表面还要一副波兰不惊的样子。

“呵呵。没有啊,我,我挺好的,那啥,看灰机。”我手指向后面,看他注意力被分散后,我拔腿就跑,生死边缘,我觉得我厉害的不像话。

    我疯了一般的跑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里,来到家,我感觉自己都快废了,细想了下,白无常喊我小娘娘.....帝君?”

等会,此事绝对不对劲,难道他不是因为害怕白无常才走的?不行,等他来了,我一定要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

    晚上,熄灯后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坐等他过来。

    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时间点,他过来了,还是那冰冷的面具、还是那么……简单粗暴。

    “今天有个女人说你,长了一副勾人的模样?嗯~”他的语气带笑,动作却十分的无情。

    动作却一点没有停顿,不停碾磨着我敏感的地方,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

    “我警告你,你最好学会保护自己,如果我发现再有别的男人碰你,我不禁会惩治他,你,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他淡淡的发出警告。

    我咬牙忍过最初艰涩的疼痛,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到底是谁?我被你害成这个样子,你总该告诉你是谁吧。”

    他冷笑道:“你们曲家不是游走于阴阳两界的家族吗?怎么会有你这样一无所知的女儿?”

    “我会知道什么?“我苦笑道:“我从出生就注定是为了向你献祭!我怎么知道、自己被养大了是为了跟一个鬼做——”

    做这些事?

    没有任何感情,只有身体最原始的冲动!

    我咬着唇,后面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他冷漠无情的动作稍微停顿了,冰冷的手指拨开我脸侧凌乱的一缕发丝:“以前不知道,就不要知道了,现在,你只要记得,你是我的冥婚妻子,只能跟我到死,就行了……”

    跟他到死。

    呵,你丫想的还真美,还想折磨我这么久,啊呸,想的美。

    今天结束的时候,他没有立即消失,而是伸手勾起我脖颈上血玉戒指。

    “虽然这颜色在你胸脯上跳跃很好看,但我还是希望你乖乖戴在手指上……别让我说第二次。”         

小说《缔结阴缘》第4章生人勿近2试读结束。

试读文学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