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赤龙血玉3

    “……曲……小繁……”

    我的耳畔响起一个低哑的男声。

    我爸的后背上,血红的鬼脸越来越清晰。

    图案不是静止的,而是随着我爸的动作,那双铜铃一般的四白眼牢牢钉在我身上。

    一张嘴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曲……曲繁……”这是谁的声音?是在叫我吗?

    “曲繁!”我肩膀上传来用力的一拍。

    我一个激灵,神智瞬间回归。

    我哥瞪着我道:“你真是,站着也能发呆啊!看什么呢?快去做饭,我给老爸挠挠背。”

    “哥!爸的背上有——”

    我定睛一看,那张脸消失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耳边传来的声音也一同消失了。

    “有什么?天天想啥呢?”

    他和我爸都会些道法,没理由他们看不见吧?

    把所有食材放进锅里,我守着汤锅,完全神游天外。

    最近好像一切都很奇怪?

    冥夫突然上门,还要让我怀孕。

    我爸我哥出门除祟,两个老司机,竟然受伤回来,今天我爸后背上出现了鬼脸……

   “丹参乌骨鸡?”他掀开盖子一看,笑着问我:“哎呦,你肾虚啊?啧啧,这个汤大补啊!”

    我低着头没敢回答,还有三晚,我现在那里又肿又痛,腰酸腿麻,也不知道喝汤有没有效果。

    一整天,我一直心神不宁,老爸背上的鬼脸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当我那个冥夫突然出现在我身前的时候,我吓得浑身一抖!

    这个面具,就是这个,怪不得乍一看见感觉那么熟悉,不过丑鬼脸上戴着的是黑色,而老爸后背上那个是红色....

   现在他来,我俩已经心照不宣了,我躺着一动不动,承受他的暴雨狂风,可是真当他进来的时候,那种冰冷和艰涩的痛还是让我紧绷着颤抖。

    他很烦躁,我的反应让他更加狂暴。

    没多久,整个房间里只剩下胶合时的撞击声。

    身体不堪重负,我痛得眼泪汪汪。

    还好,今晚他只做了一次。

    应该是厌倦了吧?我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身体没有妥协,只要让他感受不到舒服,他应该很快就会厌倦。

    在他下床的时候,我赶紧开口道:“喂……那个……”

    “哪个?!”他邪魅的语气响起。

    我承认他的声音真的特别好听...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该喊你什么。”

    “不知道名字,你可以叫夫君。”

    “呃....可以换一个吗?”我知道自己只是他的一个道具后,心里的恐惧感也减轻了很多。

    他沉吟了一下,冷冷的说道:“我叫纪子玦。”

    “纪……子玦……”我小声念了一句,这个名字很好听,远不像他的所作所为那么粗暴。

    “我想问,你戴的面具,有没有……血红色的?”

    “你在哪里看见的?”他声音开始有些严肃。

    “我在我爸背上看到的,我看到他对我怪笑一下后就消失了,可是看我爸并没有什么异常……今天我哥出现的时候它就消失了,他们前几天去处理一个棘手的东西,回来后一直病怏怏的,他以前从没受过这么重的伤。”

    我自顾自的说着,没有留意到纪子玦的手背上暗暗爆起了青筋。

    “好我知道了,明天我抽空看看,现在你闭嘴睡觉。”

    他还站在我的床前,我怎么可能在他的注视下睡着?

    他今晚没有立即消失,而是坐在我的床沿背对着我。

    他不打算走了?

    我熬了一会儿,直到我昏昏欲睡时,他还坐在那里,没有离开。

    一模一样的红色鬼脸,跟他有什么关联吗?

    今天我难得的睡了一个安稳觉。

    上完课回家时,看到我爸正在关店门,我犹豫着问他:“爸,你背上没事了吧?”

    我爸疑惑的看着我:“我背上能有什么事?不就挠个痒痒吗?”

    我没有仔细说,我怕我爸紧张,我从小就听家族里的人说:最可怕的鬼就是红色、会笑的鬼,这样的往往是邪灵厉鬼。

    可我家有很多货真价实的法器,我爸在道家来说,也是挺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有邪祟附在他身上呢呢?

    “小繁,来,爸给你看一样东西。”我爸笑得神神秘秘。

    他大病一场后,估计是没休息好,跟我一样,眼睛里面红红的。

    他不知从哪里搬了一个暗红色的木盒子放在茶几上:“今天有个人来出货,我看这东西好看,挺适合你,就给你留了,你穿上试试合身吗?”

    ???

    我爸从盒子里拿出一套红色的旧喜服,这套衣服是重工刺绣,看花样应该是手绣,很好看,就是真的太旧了,拿出来还有一股呛人的灰尘味。

    “爸,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我爸笑道:“这个啊,爸留下来,将来等你嫁人了,给你穿。”

    嫁人?冥婚不二嫁这是规矩,我爸怎么可能不懂?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嫁人了。

    我觉得我爸有些不对劲,他平时都让我尽量远离这些阴物,因为我妈早死,他很注意让我不接触他的生意,怎么今天一个劲的催我试一试这套一看就是阴物的喜服?

“我**,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想让我赶紧下去。”

“没有,爸爸怎么忍心呢。”

    不管我爸再说什么,我坚决**,他今天真的太奇怪了。

我爸见怎么也劝说不了我渐渐冷了脸,突然我听到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一愣,条件反射的看向我爸。

    我爸双眼红肿,此时表情阴沉的瞪着我。

    那一瞬间我心里警铃大作,这不是我爸!

身体是,灵魂不是。

    “爸!爸!你怎么了……哥!哥!”我吓得跳起来,大声喊人。

    可我爸没回答我,我才想起来,我哥不在家,家里只有我。

    “曲繁……曲……曲繁……我的妻……”那个沙哑的男声又在我耳畔响起。

    我惊恐的看向嘴巴开合的父亲,他眼睛里的血红色蔓延了整个眼白的部分。

    他抓着那套喜服,开始向我走来——          

小说《缔结阴缘》第7章赤龙血玉3试读结束。

试读文学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