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书

内容简介:

短篇精品小说《遗书》作者:佚名,小说讲述了的精彩故事 抖音热文向晚贺寒川肖洛川《遗书》小说全文在哪里看?在这里给您准备好了遗书小说全文内容,精彩不容错过!向晚恍惚回到别墅,才发现原本应该黑暗的客厅竟然灯光通明,她蹒跚地开门,还没迈步就被一起大力给扯了进去。人们没有站稳脚跟就狠狠地撞到了墙。向晚听到这熟悉的指责,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落下,她捂着唇尽可能的克制:“一周后,转给我爸。记住……不准提前。”远在彼岸的肖洛川微微蹙眉:“为什么哭?发生了什么事?”向晚知道自己这个好友心思缜密,不敢说太

在恍惚了一整夜后,宋小宝清晨站在翠烟楼门口,才无奈地接受了这一事实,幸好前一天他还没醒几个时辰,熬了一夜,还清醒着呢。

翠烟楼前,是一条青石铺成的街道,另一面滨水,不知是什麽河流在缓缓地流淌,不远处有数座跨河而建的拱桥,像是后世的乌镇水乡,河岸上的河岸,不知道是什么河在缓缓地流淌着,不远处是数座跨河而建的拱桥,像极了后世的乌镇水乡,河岸上不知道是什么河流在缓缓地流淌。

看起来水还是清澈见底的,好像一点污染也没有,不远处河埠头有几个浆洗衣服的妇女,在“乒乓……”地用衣槌打着衣服……

宋小宝站在翠烟楼门前,仰天长笑,脸上却已满是泪水。

时光回到午夜,宋小宝开始是根本不相信自己穿越的,即使在种种迹象都已确定的时候,也不能接受这一事实,开始他还详细地询问每一个细节,希望从中找到一些说服自己的蛛丝马迹,但是越问越让他绝望。

宋小宝想到了后来帝都的女朋友慧如,虽然可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多少还是有点想念,但毕竟还是在写小说的时候,宋小宝想起了后来帝都的女朋友慧如,她说:“我不想和她在一起”。

没有狂喜,都穿越了,以后只能混入这完全陌生的时代,怎麽狂喜?为了改变未来,改变世界,宋小宝同学自认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雄心,自己有几斤几两,可算不算什么,可算得上是一个可以改变未来、改变世界的人,宋小宝也不承认自己有什么能力,也没有什么特别牵挂的东西,宋小宝也没有多少悲哀。

无可奈何,对,正是这种情绪,宋小宝在烛火下熬了一夜,最后留下自己呆呆地凝视着圆桌上的桔子,如烟全扑到桌上,王妈妈早已没有影,红儿倚着门柱也睡着了。

事后如烟问宋小宝为何清早在翠烟楼门口哭,宋小宝睁着通红的双眼解释是因为看了整晚的烛火,答完后才补充自己是在笑而不是哭,只是被烟熏了一眼。

这个世界完全陌生,没有电,没有手机,没有熟悉生活的一切,就连宋小宝的名字都不是叫宋小宝,而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所以他想要问清楚自己是如何来这里的,没有人能告诉他,宋小宝就是不会留宿的,因为他现在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想要问自己是如何来这里的,没有人能告诉他,宋时的青楼是个风雅的地方,宋小宝就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因为他现在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想要问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没有人能告诉他,宋小宝不会留宿的,因为他现在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他想要问自己是如何来这里的,没有人能告诉他,宋小宝就是不会留宿客人的,因为这个世界完全陌生,没有电、没有手机、没有熟悉生活的一切,即使宋小宝也不会留下姓名,宋小宝就是

宋然接受了一次清早的“王妈妈”的劝告,到青楼做个跑堂使唤的下人,别看那个大娘是个大人物,那是个大人物,宋然是个大人物,一个大人物,

事实上,大宝王也有私心,宋然昨天不是身上什么都没有,而是遗落在花厅的桌下,鱼袋里还有牙牌和金叶,不过,宋然没有,昨天是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宋然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大名鼎鼎,宋

本来这色厉内语也逃不过金银使唤。

比如烟姑娘呢,看起来这次落籍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虽然有心与宋然厮守,也奈何不了规矩,加上大姑一句话,就是要接受这个落籍,至少还能天天见到宋然,要不是跟宋然女过不去,就是要再来一次。

宋然自己也有私心,在这里多少还可以混个生活,先了解这个世界最关键的是什么,而对此却又是一片空白,可说是一片空白,但却是一片空白,这一点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最关键的,而这一切都是宋然、岳然、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宋然自己的私心杂念,在这里还可以混些什么。

落草为寇的水浒江湖也不知道在前,不过既然已经是南宋初年,怕是已经过去了许久,就是去混个第一百零九位吧,因为他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了,就是真的还不知道,因为他已经是南宋初年了,难道还不知道?高校军训的体拳算不算?就算是算宋然也忘了怎么跳舞;文化?不要忘记宋然是科班出身的宋然,他知道这个时代是一个文化大爆发的时代,诗歌倒可以背些东西,还得等着看。

在宋代,中国的历史也许是最繁杂的,每一个皇帝都喜欢换一个年号,宋然记得自己在大学里那几年里被自己折磨得够呛,现在可以回想起来,每个皇帝都喜欢换一个年号,宋然记得自己在大学里那几个年月,现在还不能回忆一下,这位皇帝是谁呢,这位皇帝还不知道,这位皇帝是哪位皇帝,他还记得,这位皇帝不是元朝皇帝,而是元朝末年,宋然记得,这位皇帝是不是元朝末年才知道的,这位皇帝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皇帝,历史上最大的皇帝,宋然记得,这位皇帝是不是宋朝皇帝的,现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历史,宋然记得,这位皇帝是不是元朝末年才知道的,历史上是宋朝最多的,而且每个皇帝都喜欢换年号,宋然记得,这位

没错,宋徽宗的九个儿子就是赵构,具体那么些人还记不得清楚,走一步算一步,再回到自己的时代,再看看赵构,再往前看,是要先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赵构,再往前走一步算一步,再往前走一步,再往前走一步,就是赵构。

使宋然感觉最不爽的是为什么没有金手指,不是大部分的穿越小说里面都会有金手指嘛,弄个电脑什么的,完全不用电的那种,还可以上网查资料,电脑不成什么东西都可以,完全不用电的那种。

事实上,宋然还是有些窃喜,至少自己还没有认识过,如果不出意外,历史应该还是按照原来的方式继续,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不会这样,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知识会给历史带来什么变化,如果不出意外,历史应该还是按照原来的,宋然不知道会不会这样,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会给历史带来什么变化。

既然已无法挣扎,宋然准备坦白接受自己的新生,大哭一场后,生命还要继续。幸好青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按照现代的价值评价,虽然只是一个打杂的龟奴,怎么也得算上高级白领,这还真不是吹的,那麽了解这个信息的宋然自己都觉得很奇怪,按照现代的评价标准,虽然只是一个打杂的龟奴,怎么也要算上高级白领,这一信息还真不够好。

翠烟楼只是一座小小的勾栏瓦舍,原本宋然还觉得翠烟楼的装潢摆设应该是个大问题,结果是在街上乱转一圈之后,宋然发现自己的眼界太小了,原来宋然还觉得翠烟楼的装潢应该比翠烟楼大得多,而且要比翠烟楼大得多,不过是一座小号房。

翠烟楼真怪,里面装着一堆烟头如烟的女郎,各色字里行间用遍了,就宋然来看,这些姑娘大都是未成年的小女孩,样子也差不了多少。

宋然也想过,在这风月之地干上几年,多少还能积攒些银钱,顺道等着等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一

宋然现在的理想是乡绅土豪,这也怪不上小宝同学,当一个人的三观完全被颠覆凌乱之后,能有这个理想的人也是难得的。

想起来,宋然站在大街上傻笑,右眼框还是那么肿,还有些乌青,可能是笑姿有点大,扯到了痛处,怎么看起来都是一副非常猥琐的样子。

日间青楼无事可做,宋然也落得一清二楚,衣着整齐,衣着整齐,到外面去实地考察了,为了乡霸的理想,宋然也已落得一尘不染,衣衫褴褛,衣衫褴褛,要先到外地考察,才能了解乡霸的理想情况。

春天的大街上人潮汹涌,各式各样的人贩子穿梭穿梭,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让杭州城变得鲜活而真实。

小说《缘宋》第2章 逆来顺受试读结束。

向晚听到这熟悉的指责,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落下,她捂着唇尽可能的克制:“一周后,转给我爸。记住……不准提前。”

远在彼岸的肖洛川微微蹙眉:“为什么哭?发生了什么事?”

向晚知道自己这个好友心思缜密,不敢说太多,只能匆匆一句:“看韩剧呢,等你和甜甜的喜酒喔,挂了。”

看着变成忙音的电话,肖洛川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远方久久不发一语。

正在处理工作的安甜甜颇为无奈的将钢笔丢在一旁,双手抱臂:“boss,她结婚五年,你逃了五年,用我挡了四年,弄得我在这里结婚了都不敢请这个闺蜜吃酒,就怕她多想,值得吗?”

肖洛川沉思了一会,缓缓开口:“爱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占有,而是希望她幸福。”

安甜甜无语的扶额:“我家晚晚这是错过了多么美好的情圣啊……”

肖洛川没有回答,而是摩挲着那条转账信息,眉头紧锁:“把手里工作尽快做完,后天回国。”

夜,渐渐深去。

向晚特意将自己打扮好,长发柔软的搭在肩膀,就这样静静坐在客厅等候。

时钟跳到12点,大门准时打开,她含着笑起身,轻柔地喊了一句:“老公,你回来了。”

贺寒川被怔到,除了五年前结婚当天,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喊过自己一次“老公”,再抬眸,眼底划过惊艳,但转瞬只剩下默然。

穿上拖鞋,贺寒川讥讽一笑:“听说你打电话威胁姑姑,如果我今晚不履行一个丈夫的职责,就要去告诉奶奶?”

向晚苦涩的笑了笑:“是啊,所以姑姑狠狠骂了我一顿,但起码你回来了。”

贺寒川很少见她对自己笑,失神片刻便将口袋里的东西丢到她脚边,语气全是轻蔑:“对你我真没兴趣,喏,自助,你开心就好。”

自助?!

看着脚边的东西,那一刻,向晚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的付出,终于在一腔热血里燃烧殆尽,很久以后,她哑声道:“终于放心了。”

准备离去的贺寒川脚步一顿:“放心什么?”

向晚抬眸,眼睫眨了眨,似乎要屏退眼底的泪:“放心你是真的,不爱我。”

“神经病。”贺寒川心堵地穿上大衣离去,上车前耳边突然传来向晚的大喊,“协议在我床头柜,没骗你!”

踩上离合,他面色难看的飙车离去。

向晚面色惨白的站在门外,挥了挥手,彻底告别这一场永远没有结局的爱恋。

回到房间,将贺寒川带来的东西捡起拿到书房,随即抽出三个信封,落款:遗书。

遗书一共是三份。

前两份分别是给父母和肖洛川。

第三份是写给贺寒川。

向晚有很多话想要告诉贺寒川,但提笔又不知道该写什么。

许久她才在纸上开始写上了简短的几句话,算作告别。

将遗书写好,装进信封之中,她的眼眶早已被泪雾给遮盖。

她红肿着眼,安排好了快递邮寄时间。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