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行止

内容简介:

都市言情小说《遥望行止》作者:江瑶陆行止,小说讲述了陆行止,江瑶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陆行止女主叫江瑶的小说是《遥望行止》,这是作者江瑶陆行止原创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陆行止和江瑶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陆行止女主叫江瑶的小说是《遥望行止》,这是作者江瑶陆行止原创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陆行止和江瑶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此时的步子,快的几乎是在用跑,所以,被温雪慧这么一拉,江瑶险些摔倒,但是,晃了两下,她总算是站稳了。

不好意思,有点走神。”江瑶低声道了歉,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总觉得心好不安,要不然,我们再快一点好了,跑快一点。”

温雪慧点点头,和江瑶手牵着手便拔腿跑了起来,回头见身后的两位同志也跟着跑了,她便没有开口说什么。

暴雨夜,雷声阵阵,明明是最热的盛夏,在夜里,却凉的叫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江瑶的耳边,是温雪慧咒骂天气的声音,还有被脚踩断的枯枝折断声。

村里的夜,在没有月亮的抚照之下,暗的可怕,雷声,闪电,让这样的黑夜,平添了几分惊恐的气氛。

若不是身后还有两个守卫人跟着,江瑶都不敢肯定,她和温雪慧两个怕黑的女孩子敢不敢在这个时候在这小路上奔跑。

跑!快跑!”

突然,身后一声吼叫,耳边是过于陌生的震响,江瑶震惊的回头去望的时候,一双手,瞬间将她和温雪慧推了出去,黑夜中,她看到了一张脸……

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被雨水冲刷数日的山,已然没了往日了坚挺,巨大的震动之后,山,不成山,成了一个高高大大的土堆。

将那张脸,死死的埋在了里面。

陆……”江瑶看着眼前土堆,慌乱无措的想要往回走。

江瑶,别过去,危险。”温雪慧连忙拽住了江瑶,心里千万般的痛苦说不出来,这位同志在危难关头不顾自己的性命将我们推出去,让我们有了时间躲开塌方,他自己却被埋在了里面……”

副队!”边上那位小守卫人一看,突然像疯了似得要往前冲。

温雪慧见那山塌方处依旧在震动,便直接抱住了那个疯了要往前冲的守卫人的腰,快走,不能过去,你看那山,再不走,我们也要被埋在这里了,这样的话,我们都死在这里的话,你这个副队的牺牲,算什么?”

你胡说,没有牺牲,副队不会牺牲,我要去把他给拉出来!”那小守卫人真的疯的快没有了理智。

怪我,都怪我,听见声响还傻乎乎的停下来回头去看,是副队及时将我推开,却因为我,他没了时间跑,都怪我!”

江瑶,傻站在那干什么?快过来帮忙把这个傻小子拖走啊!”温雪慧朝着在那站在似乎也要往前去的江瑶怒吼着,你也别在这个时候给我犯傻,四个死和一个死,这么简单的数学题,你不会做啊?”

这不是简单的数学题,因为,被埋在土堆里的人是和她结婚十一年的丈夫陆行止。

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偏偏,真的出现在了这里。

纵然抗拒与他的婚姻,可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埋在地下,江瑶做不到一个人跑开。

救他,一定要救他。”江瑶的心里,只有这个念头,她朝着塌方留下的土堆跑去,不顾那已然在继续往下掉土的斜坡,奋力的用双手抛着土,应该是这里,应该是这里。”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遥望行止》第二章 塌方试读结束。

第三章他的牺牲

江瑶,你他娘的疯了!”温雪慧着急之下张口骂了粗话,她不是狠心不救,只是,她看着那越滑越多的土,狠不下心,将他们三个人的命留下来陪在这里一心要救他们的守卫人。

雪慧,他是陆行止啊,他是陆行止,是我丈夫,他是我丈夫啊!”江瑶眼泪像脱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陆行止!陆行止!你能不能听见我在喊你?求你活着~”

这一刻,江瑶终于感觉到什么叫做恐惧,她恐惧陆行止的命会终止在这一刻,恐惧她会失去这个她躲了多年的丈夫。

——

你可曾想过?一个人的生命,到底有多么坚强?

没了脚,可以活着,没有手,可以活着,没有一半的胃和肝脏也可以活着。

那你可曾体会过,一个人的生命,又有多脆弱?

一夕之间,眨眼之间,甚至是,弹指之间,一个活着的人,便成了一张黑白遗像。

就这样,他死了。

这就是生命的脆弱,弱到不堪一击。

江瑶,节哀,他已经走了,就不会回来了。”温雪慧抱着几天不曾开口说过话的江瑶,心疼的不知道安慰什么才好。

那一天,听着江瑶哭着喊着被埋的人是她丈夫,她被震惊到了,震惊到,竟然也失去了理智,和江瑶同另外一个守卫人徒手去刨土,若不是后来及时赶来的守卫人将他们拉开,那么,他们三人就会埋身在几秒钟之后倒塌下来的泥土里。

雨停了的以后,集团当地分区基地的人将塌方清理掉,将江瑶丈夫的遗体找了出来,那一夜,夺去了基地两个支援守卫人的生命,带走了村里两个孩子一个老人的生命。

温雪慧想,她这一辈子,都不敢再回想那一夜,电闪雷鸣伴着车上所有人哀痛的哭声,转脸看去,还有江瑶惨白的脸。

嫂子,这是副队的东西。”小守卫人红着眼睛将属于陆行止的东西递了过去,盒子里面都是副队的荣誉章和一些证书什么的,这套衣服,是副队的队服,嫂子,对不起……”

江瑶看着眼前属于陆行止的东西,如今,被称作遗物的东西,抬手,指尖微颤的打开了最上面一个年代已久的木盒子,他是什么时候调到你们基地的?”

快两年了。”小守卫人应,就是在嫂子刚去村里当志愿医生不久之后副队就调过来了。”

我去你们基地给你们队医搭手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了啊~那时候,你们都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吧?”

江瑶捂着胸口阵阵作疼的地方,这种疼,她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在逐渐蚕食她全身知觉的病毒一般,难怪那时候,你们见到我总是喊我嫂子。”

那时候,她却天真的以为,嫂子这个称呼,不过是守卫人们对一个已婚妇女的统称。

原来,那个时候陆行止就距离她这般的近,她在他的基地帮忙,而他,在躲着她。

她知道,他一定是怕她发现他来了这里,她会再一次躲开他,从这个小山村离开。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