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心劫:毒后难为

内容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帝心劫:毒后难为》作者:沧海遗遗,小说讲述了赵佐桓,荣曦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赵佐桓女主叫荣曦的小说是《帝心劫:毒后难为》,这是作者沧海遗遗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赵佐桓和荣曦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赵佐桓女主叫荣曦的小说是《帝心劫:毒后难为》,这是作者沧海遗遗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赵佐桓和荣曦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轰隆隆--咔嚓--!

?????接连不断的闪电犹如发狂的银龙,狂躁的将天际抓裂无数道口子,滚滚不绝的雷声,仿佛要炸裂苍穹,暴雨洗透整个江都。

?????嘶--,好晕,好痛!”

?????荣曦被雷声震醒,只觉浑身晕眩无力,如在漩涡中急转的一叶小舟。

?????这是哪里啊?”

?????妈妈,我求求您了,妞子才十二岁,现在还在病中,您不能让她这么早接客啊,我跪下来求您了。”

?????荣曦耳边传来女子焦切的说话声,只见一个装扮艳俗的枯瘦女子冲另一个浓妆艳抹的丰腴少妇跪了下来。

?????金花,妞子是个痴儿,也就趁着是嫩芽子的时候值点钱。胡员外肯出十两银子破她的瓜,十两啊,足够买一个正常的黄花大闺女了,女人早晚还不得破瓜,早破早营生。”

?????鸨妈穿着大红褙子,梳着一尺多高的云髻,浑身香气扑鼻,扭着肥臀摇着香云扇朝床边走去。

?????名唤金花的女子,双膝急促跪走几步,扯着鸨妈的褙角哀求,妈妈,妞子才十二岁,再留两年吧,那个胡员外是个出了名的难侍候,就是做惯了营生的姐妹都被折腾的够呛,妞子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受得了那个老变态。”

?????咳咳--”

?????伊金花激动的说完,剧烈的咳了起来,做了这么多年妓子,身体早被掏空了,有种即将油尽灯枯的感觉。自己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儿朱唇万人尝,受尽无数男人的践踏和蹂躏,到如今落了一身的脏病无药医,她实在不想让女儿步自己的后尘。

?????鸨妈的脸色失了耐烦,猩红的艳唇一撇,尖着嗓子道:一个痴儿,白吃了老娘十二年的白饭了,也该回回本了。老娘倒是想多留她几年,培养成个魁姐,可你看看,痴成这样,连话都说不利索。白瞎了这么好的一副皮囊,只能贱卖了,我这里可不养闲人。”

?????伊金花听了不敢在反驳,掩面痛哭的更加厉害,妞子,我可怜的孩子。”

?????鸨妈扭着腰来到床前,朝床上的少女脸上狠拧了一把,起床起床,天天就知道吃和睡。”

?????嗯~”

?????荣曦吃痛,忍不住嘤咛一声,被人揪着耳朵从床上薅了起来。

?????赶紧给她扮上,捯饬捯饬,胡员外等着呢。”

?????怎么回事?妞子是谁?”荣曦心中困惑不解。

?????金花哭哭啼啼的站立起身,来到荣曦跟前,将她拉到梳妆台旁坐下,妞儿,娘对你不住啊。”

?????哭什么丧,妞子是要营生了,这是喜事,再哭老娘就卖你们母女去贱民肉窑馆!”

?????金花听了心头一颤,不敢在说话,含着泪扶着荣曦在镜子前坐下,拿起篦子给荣曦篦头。

?????我不是死了吗?这到底是那里?这两个到底是什么人?”

?????荣曦坐在铜镜前,浑浑然一抬头,却见镜子里照出一张陌生的少女脸孔。?

?????镜子里的少女,稚嫩而苍白,尽管一脸的病容,却难掩天生丽质。双眸瞳孔更是异于常人,瞳底犹如一抹泛蓝的湖水,盈盈动人。乍看之下,秀美中带着几分异域女子的妖冶,让人过目难忘。

??????这是谁?”荣曦愕然,定定的看着镜子。

??????而镜子里的少女也做出同样的神情,荣曦伸手摸了下脸,触感很真实,绝不是做梦。

??????莫非世上真的有借尸还魂?这到底是那里?”

??????荣曦脑子混痛欲裂,前世的种种在脑海浮现,最后定格在赵佐桓冷酷绝情的脸上,一瞬间恨意如潮涌。

??????我重生了?世上竟真的有借尸还魂,太不可思议了!”

??????妞儿你怎么了?”金花瞧着少女神色不对,关切的用手摸了摸少女的额头。

??????瞧眼前的两个女子的衣着谈吐及四周的装置,显然,这里是烟花之地。

??????这里莫非是青楼!”荣曦反应过来之后,心中瞬间如坠冰窟。

??????鸨妈站在一旁不耐烦的催促,快着点,胡员外马上就到了。”??

?????头梳好了,妈妈,妞子好像不对劲,要不缓几日在接客……”

??????鸨妈尖声道:废话真多,你快出去吧,胡员外可是个大财主,要是得罪了这个财神爷,你们两母女甭想有好果子吃。”

??????说着话的功夫,一个小鸨馆隔着门喊了一声,妈妈,胡老爷来了。”

??????哎哟,还不快去迎进来。”

??????得嘞,胡老爷您快这边请。”

??????小鸨馆忙不迭的将房门推开,点头哈腰的引着一个尖嘴猴腮,年逾五旬的精瘦男人进了屋,妈妈,胡老爷到。”

??????呦,胡爷可算来了,咱们妞儿都等急了。”

??????金花抹着眼泪揉着荣曦的肩,妞儿别怕,痛一下就过去了,将养几天就好了。”

??????鸨妈搡着金花的后背,推出了屋去,低声道:别扫了胡老爷的兴。”转而又满脸堆笑的迎到胡员外跟前,妞儿在里面,胡爷也知道她是个痴儿,不懂服侍爷们,人交给您了,您自个儿瞧着寻乐。”

?????胡院外摇了摇手中的玉骨折扇,笑眯眯道:无妨,无妨,本老爷就好生口儿。”

?????妞子,胡老爷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乖乖听话,好生服侍胡老爷,这可是你的大贵人。”

?????荣曦茫然的看着胡员外,浑身不寒而栗。

?????胡员外迫不及待的将鸨妈推出门去,就势把门关了起来,转身打量了几眼装扮好的荣曦,眼睛都瞪直了。

??????滋滋滋,才十二岁就生的这般迷人,本老爷生平也算见识过无数美人,还从没见过生的这般独特的,尤其这双蓝瞳,真是狐媚妖冶,生生勾掉男人的魂,可惜是个痴儿,真是美中不足。”

??????荣曦下意识退后几步,大胆狂徒,本宫乃是……”

??????说了一半,荣曦心中一痛,‘皇后’二字,从前是自己及母家的荣耀,而今却是最让自己痛恨的两个字。

??????胡员外听荣曦张口说话了,吓了一跳,原来会说话啊,呵呵,小美人别怕,过来,让本老爷好好疼疼你。”说完,已经饿虎扑食一般扑向荣曦。

??????退下!”

??????荣曦惊慌失措,慌忙后退,却还是被胡员外扑倒在床,大胆,你放开我。”

??????胡员外看着干嘎,却有一把子蛮力,牢牢制住病弱的少女躯体,使她动弹不得。

??????撕拉—”一声,胸襟的衣服整个被撕裂,皎白如雪的肌肤一览无遗。

??????小美人只要你乖乖顺从本老爷,本老爷便为你赎身,让你从此过上吃香喝辣的好日子。”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

?????荣曦拼命的挣扎着,可是躯体过于孱弱,根本无力反抗。此刻的她追悔莫及,从前不该放弃武艺。

??????前世的将门贵女,家风尚武,荣曦自幼耳濡目染,喜欢跟着哥哥们习练武艺。后来,为了讨赵佐桓的欢心,开始模仿庶姐荣馨的一切。

??????说来可笑,到死时,她才终于明白过来,赵佐桓真正喜欢的是荣馨倾世的美貌。

??????毒妇!”

??????赵佐桓,若有来生,我定要做你口中的那个毒妇。”

??????蓦然间,前世的种种又浮现在眼前,回想前世,犹如噩梦一场,如果可以重来,自己宁可做个心狠手辣的毒妇,也绝不做个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的羔羊。

??????情急之下,荣曦张口咬住了胡员外的耳朵,拼起所有的力气狠命的咬了一口。

??????啊--”

??????胡员外惨叫一声,死死捂住了的耳朵。

??????荣曦脱困之后,撑着气力从床上爬了起来,趁着胡员外弯腰呼痛的时刻,随手拎起床头的花瓶狠狠的砸在胡员外头上。

??????去死吧,你们通通都去死。”

??????噼啪--”一声,花瓶在胡员外头上爆裂,胡员外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我再也不要做从前的自己,我要把你们一个一个都送进地狱……”

??????来人,快来人,这个疯丫头竟敢打伤本老爷,真是活腻了。”胡员外自地上打个翻滚,避开荣曦,顾不上鲜血横流的伤口,连滚带爬的夺门而去。

??????须臾,鸨妈及几个鸨馆匆匆赶来。

??????妓子打伤恩客是青楼最忌讳的事,对于不听话的妓子,是要遭受极其残忍的虐待。尤其是这闻名江都的萧乐院,无论多清高刚烈的女子,进了这萧乐院,休想能够清白的走出去。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帝心劫:毒后难为》重生为伎试读结束。

惩罚

???????胡爷您先消消气,咱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

??????鸨妈安抚好胡员外,转而柳眉倒竖的视着荣曦,贱坯子,竟敢打伤胡老爷,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来人,把这贱坯子拉到后院给她松松皮。”

??????立即有两个彪悍的鸨馆挤上前来,抓鸡仔一般扭住荣曦,将她从屋子里拖了出来,径直朝后院拖去。

??????扒了外衣,用藤子先抽一百下,把所有没有待客的姑娘们全叫过来围观,谁敢弄伤恩客,这就是下场。”

??????噼啪--噼啪--”?

??????打手凶狠的挥舞着手中的藤条,拇指般粗的带刺儿藤条,抽在身上,立即就是一道血淋淋的伤痕,棘刺入皮,更是奇痛无比。

??????围观的姑娘们大都司空见惯,个个幸灾乐祸的看着。

??????噼啪--噼啪--”

??????疼痛能磨砺人的心志,不惧疼痛,便无所畏惧,皮肉之痛比起前世诛心之痛,尚不及万分之一。

??????哟,这个痴儿还挺倔强,给我下狠力抽。”

??????打手们抡圆胳膊抽打的更加卖力,荣曦后背早已鲜血淋漓,只是她仿佛不知痛一般,连哼叫一声都没有。

??????妈妈,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妞子痴,不懂事,就饶了她这次吧。”伊金花连滚带爬的来到跟前,扯着鸨妈衣角哀求。

??????鸨妈厌恶的甩开金花,尖声道:你来萧乐院多久了,萧乐院的规矩都忘了吗?”

??????金花知道鸨妈最恨手下的姑娘不听话,转而跪行到胡员外的身边,朝太师椅上的胡员外不住的磕头。

??????胡爷你大人有大量,犯不上跟个痴儿生气,胡爷要是愿意,我金花愿意替妞子好好服侍胡爷,求胡爷替妞子求个情吧。”

??????胡员外鄙夷的瞥了金花一眼,当胸一脚踹开了金花,你个被人骑烂的下贱老妓子,也配服侍本老爷,便是不花钱,本老爷还嫌你脏呢。

??????不过算了,本老爷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两母女一起侍候本老爷吧,你这个老妓子就在床边教导你女儿,如何把男人服侍的开心畅快。”

??????好好好,只要别再打妞子,让我做什么都行。”

??????胡员外懒懒的微欠身,朝鸨妈招手。

??????鸨妈立刻满脸堆笑,扭着腰肢走了过来,胡爷请吩咐。”

??????行了,别打了,怪可怜儿见的,要她过来乖乖的给本老爷磕三个头,本老爷就不计较此事了。”

??????胡爷开口,哪敢不听啊,去把妞子拉过来给胡老爷磕头认错。”

??????两个打手停了下来,架着荣曦的双臂,丢死鸡一般扔到了胡员外的脚下。

??????还不快给胡老爷磕头认错。”

??????恨,滔天的恨!重生有何意义?天若垂怜,该让自己变成一把刀,狠狠的插在赵佐桓的心口。天若有眼,该让自己生成一只凶猛的野兽,食其肉吞其骨。而不是变成眼下这个人人可以践踏的低贱妓-女。

??????胡员外居见她丝毫没有要服软的样子,瞬间被激怒,狠狠的掐住荣曦脖颈儿,再给你一次机会求饶,不然本老爷就要了你的贱命。”

??????呸!”

??????呵呵,好个贱坯子,给脸不要脸,鸨妈过来,本老爷出一百两银子买这个贱坯子的命,立即打死这个贱坯子。”胡员外彻底被激怒,从袖子中抽出一把银票扬在荣曦脸上。

??????鸨妈闻言,冷冷的撇了荣曦一眼,命人捡起了地上的银票。

??????来人,照胡老爷说的办,把这个贱坯子乱棍打死。”

??????不要,不要,求妈妈开恩,求胡爷开恩,饶了妞子吧,要打打死我吧,我替妞子承受。”金花浑身筛糠般紧紧搂住荣曦,惊恐如面对恶狼的羔羊。

??????打。”

??????打手没有丝毫犹豫,扬起手臂粗的杖子,朝荣曦跟金花身上劈头盖脸打了起来。

??????啊--,饶了妞子吧。”

??????砰砰--”

??????凄厉的惨叫声伴着求饶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围观的姑娘们,原本叽叽喳喳的说着闲话,此时个个都安静了下来。

??????乱棍雨点般落在身上,金花拼命的将荣曦护在身下,用自己瘦弱的身躯,尽可能的护住女儿。?

??????都住手,这是怎么回事?”

??????眼见母女二人就要丧命在乱棍之下,门口传来一声悦耳的女声,一个风姿绰约的貌美女子走了过来。

??????观看的妓子纷纷围了过来,惜惜姐,快给金花母女求个情吧,金花母女得罪了胡老爷,现在要被乱棍打死。”

??????貌美女子微蹙柳眉,径直朝鸨妈走了过去,住手,不要在打了,哭哭啼啼闹这么大声,不知道赵公子喜欢安静吗?”

??????鸨妈闻言,慌忙挥手示意打手停了下来,关切道:惜惜呀,你快进雅房陪赵公子吧,外头风大,着了凉可就不好了。”

??????胡员外原本正大发雷霆,见来的是花魁柳惜惜,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哎哟,今日真是太幸运了,居然能够得见惜惜姑娘,真是三生有幸啊。”

??????柳惜惜似没有听见胡员外的恭维一般,冷傲的瞥了一眼遍体鳞伤的金花母女,胡爷能否赏惜惜个薄面,饶了她们母女?”

??????可以,当然可以,惜惜姑娘开了尊口,怎能拂美人心意。”

??????柳惜惜朝胡员外略欠身,谢胡爷。”

??????柳惜惜转身正要离去,胡员外却伸手拉住了她的袖角,不过,惜惜姑娘能否为在下弹奏一曲。”

??????鸨妈一听,面露难色,胡爷,惜惜可是赵公子供养的,不接外客。”

??????弹奏一曲又有何妨。”

??????胡员外话音未落,忽听内院传来一声极具威慑力的男声,把这个狗杂碎丢出萧乐院,吵的本公子心烦。”

??????紧接着两个彪壮的青衣汉子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架起胡员外径直拖了出去,不一会就听见街上传出凄惨的哀嚎声。

??????鸨妈见是赵公子的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得罪赵公子等同得罪皇叔燕王殿下,在江都地界又有谁敢跟燕王府的人做对。

??????快带她们下去疗伤吧。”

??????妞子,快谢谢惜惜姑娘。”伊金花感激涕零的伏地磕了几个头。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荣曦凄声念完,双眼一闭,晕厥了过去。

??????尽管荣曦的声音很小,却还是惊呆了鸨妈等人,萧乐院人人都知,妞子天生痴傻,口不能言。

??????十三年前伊金花跟一个做买卖的异域胡人想好过,胡人走后,伊金花就怀孕了。可惜多数妓子都服用过少量水银避孕,导致生育器官受损,因此妞子出生便有缺陷。

??????痴儿居然会说话了,这顿打挨的真值,快些带妞子和金花下去养伤,好好照料妞子。”

??????鸨妈一改先前的不耐烦,比得了一块金砖还要开心,像妞子这样好的皮相,若非是个痴儿,怎舍得十辆银子贱卖。

??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